自由開講》民主成熟國家選舉 何須查驗DNA?

馬內森

北市長候選人蔣萬安,是否如其所自稱、是蔣家後代?有媒體人疾呼應查DNA,以驗明正身。有些中間選民,不明究理,認為驗DNA很無聊,選舉無須如此低級。至於該候選人當然認為這是惡質選舉方式。

選舉不是以「有沒有施政能力」、「有沒有市政遠景」、「有沒有應對危機處理」、「有沒有成熟圓潤協調」的能力經驗,而是以DNA符不符合,做為攻防主軸?事情如傳到西方先進國家,一定引為笑柄,並誤以為台灣的民主實施只有一兩年而已。

請繼續往下閱讀…

帝王制、獨裁制、或共產國家,DNA當然是必備條件。例如波斯(伊朗)革命前的沙阿(大汗)李查汗,傳子穆罕默德巴拉維。北韓金家人當總統,一做就是三代。敘利亞前總統哈菲茲,傳次子巴夏爾,父子已統治敘利亞52年。古巴的卡斯楚兄弟,執政共60年。

而心甘情願、不想、或不懂要走向民主的封閉社會,願繼續循共產黨一黨專制的人民,例如90年代前蘇聯共產社會主義聯邦的中亞各獨立國,本來應掙脫共黨束縛,自己做主,但怎麼選最後都還是選原來的共產黨總書記為總統(當然有可能是選舉制度的作弊),例如哈薩克是原第一書記努爾蘇丹·納扎爾巴耶夫,當選總統,並修憲為連選得連任,一做就是20年。烏茲別克是原共黨總書記卡里莫夫當選總統,前後掌權27年。這些國家,經濟、自由評比,如今都是世界最後幾名。但這是自我選擇的宿命吧。

小民奉公守法、辛苦養家、每天努力工作,但有人含著金湯匙出生,只因為DNA,就能平步青雲、養尊處優,一步登天、享受所有的權勢,不管能力夠不夠,不管是不是從基層做起,或有多年努力表現出實力而被大家看到,卻只因為他的「姓」,民眾立即不由分說,擁護到底,自己或是仍居於社會底層,也毫無怨言,對於「前領袖」、「前總書記」,甘心投票支持。如有這種奴性,台灣人、帝制國家、獨裁共產國家都一樣了。

國民黨台北市長參選人蔣萬安。(資料照)

前總統蔣經國,早已經看出來這樣的DNA思維,絕對是對民主最大的傷害,所以早有承諾,他的後代絕不再涉入政治。他知道台灣人很多看到DNA,就會神魂顛倒, 只要姓蔣,不管能力如何,一定當選,但如此就會戕害民主,所以做了此誓言。現在證明果然如此。居於多數的藍營,看到蔣家後代,不由分說,就讓他不費吹毫之力、民調最高,也沒有任何政治人物出來指責:「不是已經承諾,蔣家後代不可以投入政治嗎?」

而迷於權力遊戲,違背前人指示不可涉入政治,更違背先人護台反共的原則的人,主張以屈膝投降方式求和姿勢,認為簽「不投降誓言」是白痴,整個社會對此也覺得理所當然。這在已經民主實行多年的台灣,真是令人匪夷所思。

民主成熟國家,以查DNA作為選舉話題,固然是一種民主之恥。但蔣候選人如果不以DNA為主軸,民調立即會垮台,因為比他能力強的國民黨年輕人還有很多,憑什麼要他出頭?所以查DNA變成是必要之惡了。不將自己與祖父肖像並排,並以蔣家為榮,有誰要他證明DNA了?就這點而言,我覺得國民黨一開始就是失策。當時應該是主動要他去查驗,如確實證明是偉人的後代,現在一定是如日中天了。

最後的結論是,若真的去做DNA,證明他「不是」偉人之後,其實大家都被騙了。在這種狀況之下,藍營仍然高票支持他,認為他能力超強,足堪擔當首都領導人,則大家也沒有話講,更應該真的要為台灣的民主成熟慶幸了,因為DNA顯然不是要件。

但是這種事情不可能發生的,這其實也是台灣人的悲哀。

(新北市民)

自由開講》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,不論是對政治、經濟或社會、文化等新聞議題,有意見想表達、有話不吐不快,都歡迎你熱烈投稿。請勿一稿多投,文長700字內為優,來稿請附真實姓名(必寫。有筆名請另註)、職業、聯絡電話、E─mail帳號。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,不付稿酬;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。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實際新聞

自由廣場》從Charley Horse談使用病人的母語看診

◎ 賴其萬 最近的小組床邊教學,學生報告一位七十二歲男性病人因為突發暈眩、步伐不穩而住院,腦部核磁共振發現小腦腦幹發生缺血性中風。我注意到學生對病人的病史並沒有問得很清楚,到了病房之後,我先用台語向病人自我介紹,他就開始娓娓道出學生沒有問到的發病前的情況,接著他也非常耐心地讓我…

自由廣場》警械使用條例修正之後

◎ 吳景欽 立法院大幅修正警械使用條例,以使警察在正當使用警械時,不會有所顧忌。這雖是一大進步,但能否使警察無後顧之憂,卻待時間考驗。 現行警械使用條例第四條第一項,雖列有七款使用警械的時機,但內容多屬抽象,如非常事故、社會治安等,因於具體個案難以適用,致為人所詬病。故此次修法,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