許仁杰發聲明認「經濟壓力」婚變 有自虐行為已分居

許仁杰發聲明,承認與妻子已分居。(資料照,公視提供)

〔記者蕭方綺/台北報導〕37歲許仁杰月中才傳出婚變,今(21)天就爆出和《黃金歲月》同劇演員謝京穎疑似假戲真做,2人劇中是恩愛夫妻,戲外也打得火熱,許仁杰被拍到深夜騎車到謝京穎住的社區共度9小時。對此,許仁杰今發出聲明,除了解釋緋聞,指出2人僅是單純的工作夥伴之外,也說明目前婚姻狀況,表示4月進組拍攝前,夫妻關係因經濟狀況已產生變化,目前分居。

許仁杰表示自己面對龐大的經濟壓力、生活的不順遂,難免夫妻有爭吵,「在為時不短的言語暴力下,我一度陷入了嚴重的自我懷疑,懷疑自己是否真的這麼無能,無法撐起一個家。」在這段過往中,許仁杰承認有過自虐的行為,但發誓沒對家人動手,他說:「妻子看到我自虐的狀況,活在恐懼中,我深感抱歉,也覺得不捨。」

請繼續往下閱讀…

至於被跟拍,他提到近月因婚變,被狗仔跟拍,在生活及工作的雙重壓力下,在林口工作場所附近租了一間小房間,被拍攝的車道前後出口是通往他租的住所,「我並沒有在這個車道的社區住宿過。」

許仁杰(左)與亞希2019年結婚,育有一子。(資料照,許仁杰提供)

【許仁杰聲明】

我本人與謝京穎小姐,僅是單純的工作夥伴,如今家務事搬上台面,對浪費這樣的社會資源本人感到抱歉。

針對週刊未經查證報導部份,本人鄭重澄清以下幾點:

在鶯歌並非我另一個住宿點,在巷子裏的是一間宮廟,經由同劇演員介紹後,我過往就時常與太太亞希到宮廟參拜。

週刊拍攝到的那天,是宮廟固定每星期天開放問事的時間,我與謝京穎是分頭前往宮廟去各自去問事的。

本人在今年四月中就已進組拍攝八點檔,在我與亞希的夫妻關係上,在進組前就已產生變化。

在結婚後,本人所有收入都是由經紀公司進到「心胤文化有限公司」,這家公司的負責人是我的太太亞希,我所有的收入都是由她掌管及處理。在去年底另一部大愛戲劇殺青後,工作因受疫情影響,幾乎停擺也沒有任何收入時,我仍積極面對生活,沒有劇組工作的空檔,我就會接跑外送以維持平常的生活品質,也在那時我才驚覺這兩年的收入與花費完全不成正比,完全所剩無幾,所以在今年四月我就堅持向經紀公司表示,我的個人收入回到我本人戶頭,試著學習管控家庭的開銷及支出,還有存生活備用金,沒必要的花銷就能省就省。一個家,兩個大人,沒房貸、沒車貸的情況下,雖之前收入不算頂高,但也比一般上班族好過,什麼時候會變的一點錢都不剩,這也是我正在認真面對及理清的事情;我有與太太溝通過,未來在花銷上,我們都提出單據來討論每一筆花銷的可行性,但目前為止,我一直沒收到任何討論的回應。有關經濟問題一再的溝通也讓我們夫妻心力交瘁,而這一切早在進黃金劇組前就已存在了,並非什麼六月後我人都變了。

面對龐大的經濟壓力,生活的不順遂,難免夫妻有爭吵,在為時不短的言語暴力下,我一度陷入了嚴重的自我懷疑,懷疑自己是否真的這麼無能,無法撐起一個家。在這段過往中,我的確有過自虐的行為,但我發誓我絕對沒有對家人動過手。而讓妻子看到我自虐的狀況,活在恐懼中,我深感抱歉,也覺得不捨。

近月連日受到攝影大哥的跟拍,在生活及工作的雙重壓力下,更感疲憊,現在交通工具只有一台摩托車,我在林口工作場所附近租了一間小房間,為了緩解跟拍的壓力及不適,天天變化不同的路線來回租屋處與工作場所,被拍攝的車道前後出口是通往我租的住所,我並沒有在這個車道的社區住宿過。對於自己被跟拍不安,每天騎車亂衝而導致不相關的人士及住戶被打擾,我深感抱歉。

跨際數位行銷, 跨際數位行銷有限公司, 跨際數位行銷有限公司dcard, 跨際數位行銷 面試, 跨際數位行銷 評價, 跨際數位行銷 ptt, 跨際數位行銷 mobile01

實際新聞

何如芸學會與人對話 她是如何辦到?

辣媽女星何如芸90年代靠著電視劇《家有仙妻》、《空中小姐》紅遍全台,氣質出眾加上實力派演技,儘管已是2個兒子的媽,人氣依舊不減當年,這一年來則頻繁上談話性綜藝節目,發現自...…

福原愛離台兩個多月鐵了心 江宏傑:接受所有挑戰

福原愛7月下旬曾來台處理家務事,但當時和前夫江宏傑意見分歧,最後報警處理不歡而散,轉眼兩個多月過去,福原愛還是鐵了心不提供相關資料,江宏傑現階段似乎仍難飛往日本處理後續事...…

夏克立不忍哭了 「沒在演好爸爸」揭斷聯10個月內幕

藝人黃嘉千向丈夫夏克立訴請離婚,面對外界詢問,黃嘉千僅表示「謝謝關心」,人在加拿大的夏克立,則透過律師梁維珊發出一封給家人的信,強調自己「永遠愛妳」,昨夏克立表示有人投訴...…

廖筱君30年沒寫書法 動筆驚現手抖老人症?

資深媒體人廖筱君開創個人YouTube平台《筱君台灣PLUS》,獲得大批粉絲支持,她也有了更多時間陶冶人生,最近重拾寫書法,意外發現自己恐有老人症? 廖筱君回想自己超...…